【1219綠色恐怖事件】 ──王炳忠的真情告白
来源:金門鑫報 | 作者:xinbaonews | 发布时间: 2017-12-25 | 154 次浏览 | 分享到:
【1219綠色恐怖事件】 ──王炳忠的真情告白

12/23/2017 1219清晨,天還矇矇亮,為了上午要錄央視連線節目,幾小時前才剛讀完資料,睡意仍濃。忽然的一聲聲巨響,夾雜著電鈴及敲門聲,我心中頓時湧上一陣恐慌與疑懼,先是隔著兩道門問門外到底是誰,但對方卻不回應,直到打開裡面這道門,鐵門外已是調查局國安站夥同員警的大隊人馬,強勢要我開門。

 

在那瞬間的當下,年少時讀過的小說瞬間閃過,陳映真筆下的《山路》,白色恐怖的歷史煙雲,就在我眼前重現。 當場做出的決斷,更「感謝」無意間聽過民進黨議員徐佳青教給民眾的自我保護,我及時拿出手機開啟直播,才引來律師與記者趕赴現場。我又急著聯絡我爸,一接上電話,他竟已經正被搜索。後來才知道,調查員甚至要脅我爸,要他勸說我停止直播,否則就要以妨害公務、妨害秘密辦我!

 

沒多久,他們就找來鎖匠強行開門,立即先搶下我的手機,翻箱倒櫃地搜索起來,阻擋已經到場的律師入內,更把媒體趕到樓下,不讓媒體拍攝二樓門外的現場。 直到最後,我以證人身分被「強押」下樓,準備送往調查局青溪園區。大批的記者人群中,被擋在樓下的新黨秘書長祖先生才拚命上前在我耳邊說:明正、漢廷、斯俊也都「被抓」了!

 

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這是「1219綠色恐怖事件」。我不顧調查員的警告,要我閉嘴、不要「鬧事」,我只想著:此去「青溪」,便難保何時出來!我拉開嗓門,對幾十架媒體的攝影機高喊:「白色恐怖重現!解嚴三十年,警總在台灣復辟了!」調查員見狀,更夥同員警加快腳步將我押上車,一進入外界聽不到聲音的「黑箱」,便立即再次警告我「別再鬧事」。

 

但說也奇怪,車子怎麼發就發不動,媒體遂又將車子團團圍起來,盯著車子的一舉一動。十分鐘過去,他們只好調來另一輛車,把我又帶下車,我便立刻再向媒體高喊:「他們有人警告我,要我別說話,別鬧事!」直到最後被員警「鎖喉」、壓著頭塞入另一輛車前的最後一刻,我仍在不斷高喊:「他們勒我的脖子!」這一幕,被兩岸各大媒體都拍了下來。 後來我才知道,我被送去以「證人」身分訊問的神秘地點,所謂的「青溪」,就是昔日國民黨白色恐怖的「警總」用地,解嚴後殘存下來的「調查局國安站」。

 

感謝所有關心我的朋友,我勇敢的家人,還有冥冥中自有的天理正義,天地神靈。1219深夜十一點,歷經十八小時疲勞訊問,我與我的父親,以及明正、漢廷、斯俊都被以證人身分請回。也直到此時,我才知道此案整天下來,竟有十餘人都被以「證人」身分如此抓來問訊。在新黨支持者及青年軍的護送下,我驅車返回黨部,當晚直到凌晨四點才睡下,不敢回家,只敢和所有一起戰鬥的同志們睡在黨部。

 

寫到這裡,和各位談談大家過去聽都沒聽過的陳斯俊,這位政大剛畢業沒多久的社會新鮮人、到新黨剛滿一年多的小黨工。很多人說,隔天20號上午的記者會,看到了我的淚水,因為聽了他的發言,我心如絞痛,更對他感到抱歉。他到新黨,或多或少是受我的鼓勵,在台灣當前的政治環境中,找到一個他願意為之奮鬥的新黨。他來自彰化,平常在台北沒有家,就寄居在一位新黨義工阿姨的房子裡。1219綠色恐怖事件爆發,他媽媽遠在彰化,直到下午才驚覺出事,打電話到新黨求助,不斷向新黨副主席李勝峰哭喊。

 

當這些事發生時,我也同時被關在「青溪」訊問,一切的一切,都被隔絕在這「警總」之外。 在平時交談的過程中,便知道斯俊的外曾祖父,即當年二二八事件後不久,被國民黨認為「左傾」的白色恐怖受難者,被槍決於馬場町。當我和斯俊被分別隔離訊問時,我和他不約而同,都想起兩個月前我們才到馬場町秋祭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場景。外公才過世不久的斯俊,訴說著他至今不知如何面對讓他寄居的新黨義工阿姨,因為那位阿姨的媽媽,也在幾天前剛過世了。這一字一句,都像是刀片在我的心頭剮,坐在台下的父親,以及在我身旁一向給人威猛形象的李勝峰副主席,都不禁流下眼淚。

 

我本想強忍淚水,不願意向綠色恐怖示弱,但此情此景,我還是忍不住我的情緒。當年站出來反對太陽花,全台輿論近乎一面倒對我冷嘲熱諷,各種譏笑羞辱,我都處之泰然。但聽了斯俊這番話,這番我有生以來聽他講的最長的一段話,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第一次在鏡頭前落淚!

 

平時的我,視同樣為政大畢業的斯俊為自己老弟,平時的他不多話,並非我和漢廷、明正這樣的台前人物,只是一個充滿理想,喜愛研究社會主義理論的小秘書。由於我是發言人,經常需要他這個新聞秘書蒐集新聞、輿論,每次上央視《海峽兩岸》之前,都會和他一起討論。我想到這樣一個幕後的小黨工,竟要在親人才剛過世之際受此磨難,他外曾祖父的悲慘遭遇,到了第四代還要擔心受怕!如果我沒有引介他到新黨工作,這一切是不是就不會發生?

 

今天我願誠實地向大家坦白,坦白我的真情告白。在我與外界隔離的十八個小時,我確實曾經想過,如果我不是走從政這條路,不是選擇留在台灣戰鬥,這一切是不是不會發生?多少朋友建議我:「你好好一個台大外文系、政大外交所畢業的碩士,理台灣政治幹嘛?台灣已經爛到根了,到大陸或海外更大的舞台來吧!」但我總是認為,只有留在台灣戰鬥,才能真正喚醒更多台灣人加入中華民族復興的行列,打開台灣內鬥內耗的困局,打倒美日漢奸政權!

 

直到經歷這十八個小時,說實話,我心中對此有了動搖。但看到斯俊的淚水,看到已有一段時間沒來中華復興社活動的年輕學生,還有許多搖著新黨黨旗的長輩、網友等,自動自發地到調查局「青溪」園區那肅殺的大門前,以及傍晚我又被移送接受複訊的台北地檢署外,在那裡為我們吶喊示威,高聲抗議「綠色恐怖」!想起你們的身影,你們的聲音,我覺得我不能那樣自私,我必須繼續在我的戰場,繼續勇敢地奮鬥下去。 

 

昨日郁主席返回台灣,我們大家終於在新黨團聚。他告訴我,幸虧我當時機警,即時打開了直播,否則今天我們新黨四人,還不一定能出得來!1219綠色恐怖,其實只是一個開始,但相信這已是最後的鬥爭,就讓我們團結起來到永遠,「和統保台」、「振興中華」的理想,就一定能實現! 只聞警總名,未知辦案謬,幸有炳忠訴,真相終大白,不在台灣不知恐怖仍持續著,謝謝詐騙政府的成全!

    花媽遊金門 / 文旅金門趴趴走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