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麻黃之魂! 金門人的吶喊!
来源:金門鑫報 | 作者:xinbaonews | 发布时间: 2017-07-16 | 3641 次浏览 | 分享到:
歷史的腳步是往前面走,金門林業改革的路線,有成功有失敗,就像一隻蝴蝶的成長一樣,未經過痛苦的蛹化,無法變成一隻美麗的蝴蝶,每一個過程都有每一個過程的困難跟痛苦,我們也不可能再去撿牛糞當燃料,在改變的過程中,我們需要的是金門島民的智慧建言,不是沒有根據的嘴砲行為,金門人當拿出讓人感動的論述,如果你連自己都不能感動,如何來感動金門!

邇來,因環島北路木麻黃砍樹事件,造成某些人士在網路炒作議題;惟島民「民心見智」,早已心知肚明,其論述只是口舌之快,毫無建樹,影響民心,亦無濟民生。

我們生長在金門,關心在地的大小事舉凡建設環保(如垃圾)、生態(如行道樹)縣營企業、兩岸問題等公眾議題,大家各言爾志,陳述理想,愛切責深,愛鄉心情躍然「網」上,鄉民論述,可謂萬言齊發,讜論轟然,令人瞠目結舌偉哉斯言!

惟有志之士普遍認為,任何公共議題,網路行為實需收斂,實應化為可行建議方案才是王道。如何收斂試就程序檢驗之,若舉例道路砍划行道樹乙節,務必從金門林業史著手體驗金門林業史的過去思現在需求做未來規劃常言道,無非常之破壞即無非常之建設;欲實施建設,為落後50年或50年不落後,必先破壞之。


惟今生態當道,生態亦當融入永續經營環境之概念,所講永續經營之道,即「口水之戰
不如提言建行」,今公務員為與時俱進,除具備工程背景外,亦兼修生態工法,金門或恐此類專業人才缺乏。為彌補上述工程真空,議會民間團體(植物專家)當仁不讓,理應提供專業意見,如原生種樹環境變異資料、金門林業史現今海綿城市作法予公務部門參酌無意義的網路嘴砲,只會貽笑四方


綜言之,在有限預算下,愛金門的公部門應發揮執行力
結合民心(),形成正面結論,擬可行方案,公告,據以推動,一如此建造金門成為世界上知名的海綿城鎮生態島才是指日可待之事。正所謂「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金門加油。

 



從金門簡史,認識金門林業變遷:

金門自東晉:中原民族南遷,約六氏族遷入金門。唐:闢牧馬場,牧馬官率隨從遷入。南宋:中原動盪,泉州世家率眾遷入築堤圍田農耕。元:闢鹽場,伐木取薪。元、明:倭寇危害、土地荒蕪。明末:鄭成功據守金廈抗清,划木造船,轉進台灣。滿清:拿下金門,毀城清野遷民,形同空島。清康熙:承平時期,島民回居,沿海商賈遷入、人口回復持續成長。民國初年:往南洋發展,1920年間遷出40%。中日戰爭:日軍佔據,居民逃往內地或南洋。國共戰爭:部分島民移台。冷戰時期:全島軍民造林,少數居民遷回,戰地政務時期人口自然成長及遷台。解除戰地政務:人口略回流。兩岸小三通:2001年元月1日,台商假遷入,外配嫁入,原住民少數遷入,福利政策,島民遷回,因應建設,砍伐部分林業。

 

從老樹調查,瞭解金門林業生態:

據劉盛興等(1996)調查金門珍貴老樹分佈並探討歷史源流與掌故傳說,共得143株,以榕樹(Ficus microcarpa)81株最多,其次是黃連木(Pistacia chinensis)32株,刺桐(Erythrina variegata)4株,魯花樹(Scolopia oldhamii)、雞蛋花(Plumeria rubra var. acutifolia)、蘇鐵(Cycas revoluta)、潺槁樹(Litsea glutinosa)3株,龍眼(Euphoria longana)6株,木棉(Bombax malabarica)、朴樹(Celtis sinensis)、榔榆(Ulmus parvifolia)、桄榔(Phoenix hanceana)、玉蘭花(Michelia alba)1株。且發現金門的老樹都是以實用功能為主,特別是使用於防風定沙為最多,以生長快速之榕樹與黃連木數量最多、適應力最強。藉由田野訪談,少數樹種有紀錄其來源:

(1) 榕樹為原生樹種。

(2) 桄榔:居民稱「日本金棗」,據傳為旅居日本的鄉民返鄉帶回金棗果,食用後將種子丟向外面空地自然長成。

(3) 刺桐:由先人從日本引進樹苗。

(4) 蘇鐵:為旅外僑民所帶回的庭院樹。

(5) 榔榆:相傳為早年東村的大學士至福州參加考試時,由福州所帶回樹苗。

此些老樹皆已存在百年以上,與居民生活之相關如何,可進一步探討之。

 

從金門史籍,知道金門林業故事:

一、金門縣志林業篇中相關紀錄「舊多樟木,因鄭成功造船,砍伐殆盡。」,輔佐以金門最早且完整的植群調查資料(呂金誠,1980)看來,金門現今樟科植物僅有三種:樟樹、白背木薑子、無根藤,可作為大用材的楠木皆無所見。研究之用材調查有一轤轆相傳為鄭成功遺留,此轤轆直徑約1.8 m,由三塊原木分上中下拼接而成,使用木材即為樟科楠屬,與史志所記載之情形相符。

二、深入調查5個鄉鎮的古建築後,發現大部分的建材都是以杉木(當地人稱福杉)為主,包括僑匯洋樓、僑匯學校之用材也是以杉木為主,其建材都是由中國大陸之福建沿海購入,再經過深度訪談得知金門居民對福州杉有極佳的偏好,而且其木材性質是臺灣所進口的杉木所無法比擬的,所以現今有祖厝、宮廟要整修,會藉由小三通的管道赴福建購料,而不採用臺灣之建材。

三、金門由於地緣接近大陸閩南,自明清至今與廈門、泉州、漳州、石碼等地交易往來熱絡,直到日據金門(1937-1945)及國軍駐守金門(1949)才兩度與大陸斷絕,日據前幾乎民生物質均從大陸輸入,一些專業師傅亦是由福建過來。如炊粿用的蒸籠,大部分為以前從福建蒲安過來之師傅用竹片編成,保存至今家戶尚在使用。還有木工、木雕師傅…等皆循相同模式。

四、昔日有人要到南洋謀生時,親朋好友都會帶些小禮物來送行,金門稱「送順風」,這時便會以【布袋頭仔換番箱】這句話來祝福他。布袋頭仔指的是簡單的行李袋,而番箱指的是西式的木箱,祝福他能飛黃騰達,滿載而歸。在用材調查時,則發現金門全島各個村落都有「番箱」的蹤影,此些箱子的用材多為南洋材,歸納有柚木(Tectona grandis L. f.)、椿茶、龍腦香科柳桉屬;亦有木箱是本地常見之杉木、苦楝及楠木等用材,但這些則是本地自製的,而不是「落番客」帶回來的。

綜合整理田野調查及文獻考據,釐清金門用材來源上有四:中國福建沿海、南洋、臺灣輸入及地區自產。金門傳統建築所需的材料,主要是購自大陸漳泉石碼一帶,自兩岸對立後,只好朝向臺灣供給。

 

從近代發展,看金門林業現況

有鑑於居民為風沙所苦,民國以來,民間曾多次造林,惜或因種植失敗,或因住民墾田及燃料之需而濫代破壞,終至於無成。1950年起,軍方全力造林,先期以行道樹及營區為主,其後擴展至荒山及海岸造林。1956年戰地政務實施,金門林務所初立,造林工作仍是在軍方的強勢主導下,大步邁進。林務所當時負責育苗、造林及技術指導等工作,而此時的造林區域則是以軍方各部隊的管轄區為重點,在各鄉鎮村里則由民防自衛隊負責各村落週邊荒地造林,但由於部隊執行造林的效率高、要求嚴,成效最佳。

經造林觀察結果,選定木麻黃、相思樹、苦楝樹(Melia azedarach)、大葉桉(Eucalyptus robusta)、檬檸桉、大葉合歡(Albizia lebbeck)及濕地松、馬尾松(Pinus massoniana)為造林樹種,尤於金門造林地多為海岸沙灘及內陸沙地故造林以木麻黃為最主要樹種,其次為內陸紅土台地則以松類及相思樹為主,但相思樹生育較差材積不豐,1965年起因內陸土沙漸趨安定乃選擇沙質壤土造植樟樹及楓香,1979年引進臺灣白臘樹為造林主要樹種。目前造林主要樹種則為樟樹、臺灣白臘樹、楓香及潺槁樹等。

 

從防風造林,到金門經濟造樹:

1972年行政院蔣院長指示「果化金門」,由金門農業試驗所負責民間果樹推廣,金門林務所負責軍中果化工作,全面實施。軍中部分因成績未臻理想,乃予停辦;民間部分則繼續由農試所輔導推廣,推動的果樹有番石榴、木瓜、葡萄、桃、梨、荔枝、龍眼、枇杷、楊桃、柿、李等樹種。

研究田野調查發現,推廣之果樹在金門生長較佳的有:番石榴、木瓜、葡萄、桃、龍眼、枇杷、楊桃等種,其餘則或因無法適應金門氣候而無好收成。再者,現今農業試驗所之進行果樹推廣,提供的種苗有珍珠番石榴、鳳梨釋迦、龍眼、紅龍果、百香果、木瓜…等,並且每年進行秋冬木瓜苗培育、珍珠番石榴扦插及選拔本地優良品種龍眼進行高壓繁殖並又向臺灣引進新興果樹種苗,推廣農民種植;推廣高經濟瓜類栽培,如洋香瓜、哈密瓜、香瓜、西瓜。

 

從地方民俗習慣,看金門林業應用

地區在用材上有些禁忌:不燒榕樹,因榕樹為繁榮的象徵,亦不能燒桃樹,否則會變啞吧,至於其源由,並無相關資料可考據,若以地區民情而言,應是心存感恩,一種「呷水果拜樹頭」的心理吧!另有苦楝不當神桌或飯桌,源由為苦楝之名字不祥,若做神桌是對神明、祖先不敬,而飯桌則是天天使用的,會有每天都要吃苦之憂,因而成為禁忌;但苦楝用來做椅子、櫥子…等家具,即無禁忌。

作為掃把用的植物材料有:紅高梁(高梁穀粒顏色為紅色,品種為金門9)是最常用、其他如月橘、五節芒則是利用其枝葉綁於竹竿上頭,用於除去天花板或牆壁之灰塵及蜘蛛絲。紅高梁桿亦做成四方形的籃子,再配合竹片做成把手;另一種則是全部使用竹片做成圓形籃子,此種通常還會加上竹製蓋子。金紙店黏貼金錫箔時,偏好使用破布子的樹皮,蘸上海蘿煮成的膠,播在金箔上在黏到紙上,就做成金紙。

這是一個非常費工的工作,所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金城鎮城隍爺廟前金紙店的老闆說:「一定要用破布子的樹皮,才能均勻的佈膠,做起事來才能事半功倍。」1984年,金門林務所,曾於陳仔山(今南雄)試建一座炭窯,利用木麻黃試燒木炭,製碳率高達21.87%,又利用相思樹燒製木炭,製炭率可達25.1%,每百公斤木材可出炭25公斤。

 

結論:反古思今,環境變異下的林業改造:
題古思今」,浯島原來是樟樹、杉樹、楠木滿島,因歷代兵亂或無計畫的肆意亂伐,以致於童山濯濯、風沙交相危害經年,近代因國軍駐守後在兩蔣的指示下才致力於造林,因此早期居民之薪炭材是毫無選擇的,甚至田埂上的防風草及牛糞皆當作燃料,為防止撿拾無著,島民最後連濕的牛糞都撈回家門口曬。    造林成功後,具有最大造林面積之木麻黃,則成為居民最喜愛之燃燒材,而其曬乾的枝葉是最佳之點燃材料。


歷史的腳步是往前面走,金門林業改革的路線有成功有失敗就像一隻蝴蝶的成長一樣未經過痛苦的蛹化無法變成一隻美麗的蝴蝶每一個過程都有每一個過程的困難跟痛苦我們也不可能再去撿牛糞當燃料,在改變的過程中,我們需要的是金門島民的智慧建言,不是沒有根據的嘴砲行為,金門人當拿出讓人感動的論述,如果你連自己都不能感動,如何來感動金門!

金門早期戰備道路以木麻黃當行道樹,如環島北路寬僅約八米,卻肩負金城市區聯外道路上下班與上下學通勤之重責大任,以其單向車道僅四米寬,在大型車輛與機慢車輛會車過程中,常發生交通安全事故,驚險場景令許多學生餘悸猶存,古語常云:人命關天,不可不慎,復以早期木麻黃緊靠路肩,除根部較淺外,造成路基遭其板根侵蝕,因板根部拱起極易在閃車過程中造成騎士跌倒摔傷,反觀,現今主要幹道行道樹設計皆自路肩退縮一至數米,避免侵蝕路基及下水系統等道路基礎結構;而木麻黃落葉及種子屬針葉林類質地較硬、不易腐化的樹種,在雨天路面濕滑時易造成輪胎較小的機慢車輛打滑,亦有交通安全疑慮,基上所述,加上台灣大部分城市之行道樹已逐漸淘汰木麻黃樹種,顯見因應時代趨勢,主幹道行道理應汰換木麻黃

目前金門島上木麻黃林區散布各地,總量體依然不小,原則上仍應有一定程度之保存,然行道樹非僅考慮景觀用途,尤其肩負金城、金湖及金沙三城區聯絡往來之主要幹道,尚應考量該樹種面對防颱、病蟲害防治及用路人安全等諸多面向問題,畢竟主幹道與單純觀光休閒景觀道路之屬性不同,建議縣府尚可擇其它濱海道路、次級道路及木麻黃林區人行道,結合美麗沙灘與特色景區,打造一些供鄉親、旅客回憶戰地情懷的觀光帶,相信只要願意用心,未來仍有許多美麗的島嶼風光等待我們去欣賞、發掘。

支持林業改進,讓大家一起提出建言,一起來討論金門的林業方向!特提出金門林業史,請各位卓參,期能在正面的思維,建樹金門!

 


    花媽遊金門 / 文旅金門趴趴走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