議會提前散會!檢視金酒商標被大陸福矛搭售 易使消費者混淆誤認 仍是現在進行式
来源:金門鑫報 | 作者:xinbaonews | 发布时间: 2019-10-09 | 386 次浏览 | 分享到:
金門縣議會第7屆第4次臨時會預定自10/4-10/8召開。惟10/7日上午出席議員始達13席(前二日均流會),已達到法定開會額數,本應順利進行召開本次臨時會程序,惟因議長洪允典驚天一槌定音,確定本次臨時會5日期間無所作為,包括金門酒廠實業股份有限公司(金酒公司)等重大調查報告無疾而終及提案無法過關而浪費民脂民膏。
其中針對「福建福矛酒業侵權調查報告」案,金門縣政府財政處於10/4書面專案報告中表示,「金色瓶螺紋瓶蓋酒品疑義﹕…,xx公司並表示所訂製的主題性酒品1,500瓶已悉數做為兩岸同心經貿交流活動贈送給貴賓使用,並無銷售行為。」,「紅色套封酒品疑義﹕金門高粱酒(紅色套封)與福矛酒業10年金色螺紋瓶蓋酒品,惟活動舉辦方所使用的宣傳圖稿卻係以相同的金色瓶螺紋瓶蓋造型瓷瓶示意罐裝福矛10年酒跟本公司5年陳高,雙方僅是簽署合作意向書宣傳,交流活動現場並未針對平面圖稿與現場實際陳列樣品之間的差異加以細究。」等語。
且縣府財政處針對大陸福矛酒業就金酒「商標」侵權疑案,報告中進而表示,「金酒公司法務部門與顧問律師認為本案難以有足夠的請求權基礎得向福矛酒業集團提告侵權或求償,除非未來能取得成品及市場流通販售等實質證據,否則現階段不宜貿然採取任何法律行動以免衍生不必要爭議」。
對此,金酒公司採取法律行動時間點,若是已知悉福矛侵權金酒「商標」,僅製造、持有、陳列而未至販賣階段,就無法取得實質證據且難以有足夠的請求權基礎得向福矛酒業集團提告侵權或求償﹖若是,有否其他法律手段防止其繼續侵權行為﹖

【編輯中心/金門特稿】             



依據我國《商標法》第69條明文規定,「商標權人對於侵害其商標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侵害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商標權人依前項規定為請求時,得請求銷毀侵害商標權之物品及從事侵害行為之原料或器具。但法院審酌侵害之程度及第三人利益後,得為其他必要之處置。商標權人對於因故意或過失侵害其商標權者,得請求損害賠償。前項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2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10年者亦同。」


再參考我國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商上字第8號民事判決,有這樣的見解,「按照修正前商標法第61條第1項規定,商標權人對於侵害其商標權者,得請求損害賠償,並得請求排除其侵害;有侵害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是以侵害商標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與侵害商標防止請求權之構成要件並不相同,亦即侵害商標損害賠償請求權必須加害人有故意或過失,且商標權人受有損害為必要;然侵害商標防止請求權,則不以加害人有故意或過失,及商標權人受有損害為必要,因此並非商標權人得請求商標侵害防止請求權,即必定可行使侵害商標之損害賠償請求權,仍應由商標權人就其所受之損害,及加害人具有故意或過失負舉證責任,始得請求加害人賠償損害。」


回顧金門高粱酒連續4年參加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比利時世界食品品質評鑑大賞、紐約終極烈酒挑戰賽3大國際烈酒大賽,今(2019)年更勇奪18金,且在有酒界「奧斯卡金像獎」之稱的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一舉奪下「年度最佳白酒」最高榮譽。金門高粱酒馳名商標位居國內白酒類的龍頭地位當之無愧。亦不漏氣曾受台北高等行政法院94年訴字第1482號判決書對於金門馳名商標的讚許﹕高粱為金門的特產,金門高粱因為已經使用很久,有一定的識別性,所以准許。…金門酒廠實業股份有限公司所生產的「金門高粱酒」,早已名聞遐邇,遠近馳名。


金酒公司打假方面,根據金酒官網公告「防偽蓋標」說明,《本公司專用浮印專利不殘膠顯跡防偽封條封貼於瓶蓋上後,ㄧ經撕起即顯現「金門酒廠」與「防偽浮印」,無法復原、篡改,兼具防偽與一次性效果。專利技術取得困難,具技術與製造門檻,提高仿冒障礙》。


對此,我們先檢視專案報告附件二的圖形,有一紅色套封《酒盒》外觀上有【金門】-兩岸同心字體、上方表彰金門圖案;併列另一紅色套封盒裝外觀上有【福矛】-兩岸同心、其上方亦有《圖案》表彰福矛字體;紅盒中下方相對相同圖案,報告書指出,「《圖案》像兩個人拉著手,組成一顆心,燙金色代表兩地熠熠生輝的金色未來」。再檢視該張圖形,兩瓶《酒瓶》外觀上,相對字體分別為金門、福矛。


至於金色螺紋《瓶蓋》及《酒瓶》,即使未使用「金門酒廠」與「防偽浮印」,惟金色螺紋外觀與具有專利的金酒瓶蓋相似,何況兩者預備在大陸販賣的紅色套封《酒盒》及金色螺紋《瓶蓋》的《酒瓶》,不僅相似而已,已百分百相同外觀。另眾所周知金門係屬全球馳名商標,金門高粱酒今(2019)年更勇奪18金,且在有酒界「奧斯卡金像獎」之稱的舊金山世界烈酒競賽一舉奪下「年度最佳白酒」最高榮譽。


由於搭售的構成,必須是兩種可分的不同產品,若屬同一產品或具完全替代性,則只有一種產品。以此比較金酒及福矛此二種白酒,無論在馳名商標或國際白酒競賽奪冠的商譽上加分重要條件,福矛均付之闕如,則其搭售行為即欠缺正當理由以此觀察大陸福矛利用與金門同心圓方式,又搭乘金門馳名商標之便,明顯意圖進行搭售行為。


令金門鄉親擔心是,即使出賣人福矛擁有一定程度的大陸廣大市場力,惟若福矛被搭售之實施日後坐大,且被大陸同胞《混淆誤認》與搭售金酒係屬同種類品牌,因此若使金酒產品的市場受到一定程度、數量或比例,日後被福矛取代並將金酒排除競爭時,即有妨害搭售金酒產品在大陸市場公平競爭之虞。更令鄉親擔心是,若因搭售坐大福矛卻使金酒在大陸銷售業績一落千丈,金酒市場被福矛取代,福利中斷的下場將由全體無辜縣民承擔。


商標權人金酒公司得請求商標侵害「防止請求權」。


依據《商標法》第70條第23款更清楚規定,「明知為他人著名之註冊商標,而以該著名商標中之文字作為自己公司、商號、團體、網域或其他表彰營業主體之名稱,有致相關消費者混淆誤認之虞或減損該商標之識別性或信譽之虞者」。未得商標權人同意,視為侵害商標權」,亦即明知有第68條侵害商標權之虞,而製造、持有、陳列、販賣、輸出或輸入尚未與商品或服務結合之標籤、吊牌、包裝容器或與服務有關之物品


為此,財政處說明「訂製的主題性酒品1,500瓶無銷售行為」,然其福矛圖案設計均近似金門商標均歷歷在目,又其「製造、持有、陳列」並結合近似的「包裝容器」行為,即使其分別示意罐裝福矛10年酒與金門5年陳高,易使大陸同胞《混淆誤認》係同一種類品牌,即視為侵害金門馳名商標權。


財政處再解釋「雙方僅是簽署合作意向書宣傳」。金酒公司查覆內容﹕,網傳酒品(金色螺紋5年陳高版本)僅出現閩商大會示意表達雙方有合作意向之宣傳使用,而雙方之合作協議業於2019817日自動終止」。


對此,金酒公司與大陸福矛之自動終止協議,似表示開始正式在大陸市場行銷之前,金酒公司已行使福矛侵害金門商標的「防止請求權」。進一步言之,即使金酒公司承認福矛意圖搭售金酒而持有、陳列閩商大會上,惟大陸廣大消費者就認定福矛酒為金酒的《混淆誤認》之情事尚未發生,商標權人金酒公司亦未實際上受有損害,如順著鄉親意思硬要提出損害賠償訴訟,似與我國智慧財產法院101年民商上字第8號民事判決意旨有出入。換言之,判決書有這樣說的「因此並非商標權人得請求商標侵害防止請求權,即必定可行使侵害商標之損害賠償請求權」。

    花媽遊金門 / 文旅金門趴趴走

    熱門新聞